常见问题

价值秤是评估股票内在价值的秤,我们致力于成为投资者身边可以信赖的专业股票分析工具

价值秤信奉价值投资派鼻祖本杰明·格雷厄姆先生的至理名言:“短期看,股市是一台投票机,长期看,股市是一台称重机。

对于价值投资者而言,评估股票的价值是其最重要的工作之一,也是从事价值投资的基础。我们的目标便是为那些凭借自身能力无法为股票估值的普通投资者提供一台可靠的价值秤(称重机),帮助他们做出明智而收益丰厚的投资决策。

如果您不了解价值投资的理念,我们强烈建议您阅读以下一些材料:

  1. 本杰明·格雷厄姆:《聪明股票投资人》和《证券分析》
  2. 沃伦·巴菲特致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东信
价值投资是世界上许多著名的投资大师所遵从的投资策略,他们有:本杰明·格雷厄姆、沃伦·巴菲特、查理·芒格、沃尔特·施洛斯、约翰·坦普顿爵士、塞斯·卡拉曼、霍华德·马克思、约翰·涅夫、克里斯托弗·布朗……

股票估值一直是投资实务的核心所在,更是价值投资者最为关注的活动,估值准确与否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投资的成败。因此我们也很能理解用户对估值质量的关心。

价值秤是国内第一家提供全市场股票估值服务的公司,价值秤的估值结果是依据严格逻辑论证的剩余收益模型得到的,用户是否信赖价值秤的估值服务,取决于其对剩余收益模型的信任度。

关于剩余收益模型是否值得信赖,我们提供以下信息供用户参考:

  1. 欧美广泛采用的先进估值技术:价值秤所采用的剩余收益估值技术是被价值投资学派鼻祖格雷厄姆所在的哥伦比亚商学院所推崇的估值技术。20世纪90年代以来,剩余收益技术开始在咨询、业绩度量、投资咨询和估值实践中得到广泛应用,麦肯锡等顶级咨询公司都有它们各自不同的剩余收益模型。
  2. 得到安邦保险等机构的间接背书:价值秤网站发掘出的低估值股票在2016年年底的举牌热潮中纷纷被险资相中,其中代表性的例子有安邦保险举牌的中国建筑和前海人寿举牌的格力电器。本站文章《7个月从3块到近12块,价值秤如何指导买入和卖出?》恰好发表于安邦举牌前夕,其时中国建筑为除银行股外最被低估的A股股票,股价6.17元/股,在安邦举牌后股价在不到两个月时间内一度冲高至11.45元/股。
  3. 有效性经过了市场检验:公司创始人基于价值秤所使用的估值技术,通过价值投资策略在中国A股市场取得了远超市场同期表现的投资业绩。

在投资的海洋中,如果没有估值的锚作为避风港,投资者便很容易迷失在乐观的风暴或悲观的漩涡之中,我们相信价值秤能够成为投资海洋中值得信赖的锚。

剩余收益估值法的历史较长,其使用最早可追溯至19世纪,并有很长一段时期在税法中得到承认。20世纪50年代在通用电气公司的倡导下,剩余收益技术在管理层业绩评估中得到应用(目前央企中评价管理层绩效的EVA技术便是剩余收益技术的一个变种)。到了20世纪90年代,剩余收益技术开始在咨询、业绩度量、投资咨询和估值实践中得到广泛应用,绝大部分咨询公司都有它们各自不同的剩余收益模型。

与投资实务中仍占据统治地位的现金流折现法(DCF)相比,剩余收益估值法在继承前者估值理念的前提下,充分利用权责发生制会计的优势,成功的大大降低了估值时需要预测的时间长度,同时显著降低了估值计算中永续价值对最终估值结果的影响,换句话说剩余收益估值法的估值结果存在更少的投机因素,有效降低了对证券估值时"垃圾进,垃圾出"的风险。这也是该方法被誉为价值投资圣殿的哥伦比亚商学院所推崇的重要原因。

剩余收益估值技术是基于权责发生制会计的方法,这需要使用者深刻理解权责发生制会计的工作原理,此外由于会计准则的局限,现有财务报表中的数据往往不能直接满足模型的要求,因此使用该方法还需要对会计项目进行调整以满足剩余收益估值法要求,这些问题构成了剩余收益估值法的主要缺点:使用比较复杂。

对剩余收益估值技术有兴趣的朋友可以通过清华大学会计系主任肖星教授在学堂在线上的课程获取更多相关信息。

价值秤的主要贡献是为投资者提供一个关于内在价值的定量估计,由于内在价值是企业未来自由现金流的折现,因此对其估计就不是一个确切的数值,而是一个大致区间。

价值秤网站中给出的乐观价值和保守价值便是剩余收益估值模型给出的价值区间的上下限。其中保守价值是基于公司当前盈利能力并依据”剩余收益零增长”的保守假设计算得到的,而乐观价值则是基于公司当前盈利能力并依据”剩余收益多阶段增长”的较为乐观假设计算得到的。

对于周期性较强的企业,价值秤网站还给出了周期股专属估值,即周期保守价值和周期乐观价值,其含义与上述保守价值和乐观价值一致,唯一不同的是计算中采用了企业全周期平均盈利能力,而不是周期波动较大的当期盈利能力,这有助于投资者对处在周期底部或顶部的周期股有更加客观合理的评价。

用户可以通过点击价值秤图下方图例中的"周期保守价值"和"周期乐观价值"来打开/关闭周期股专属估值曲线。然而在使用周期股专属估值作为投资参考时,我们提醒用户认真思考以下问题:

  • 该股票是周期股吗?尽管所有的公司都有一定的周期性,但是并非盈利能力差的公司其未来盈利能力就一定能变好。如果盈利能力不存在好坏交替的周期性,那么它就不属于典型的周期股,而价值秤的周期股专属估值也就不适用于它。

需要特别强调的是,无论是前述“剩余收益零增长”假设,还是“剩余收益多阶段增长”假设,公司的净利润都是会随着净资产的增加而增长的,而不是像一些初级用户质疑的那样模型没有考虑成长因素。此外,学术研究表表明“剩余收益零增长”假设是符合现实情况的,即大多数公司在自由市场的竞争中无法持续增加剩余收益。原教旨主义者相信"剩余收益零增长"假设,并拒绝为“剩余收益”的增长买单,因为理论研究表明很多时候“成长”意味着“风险”。

然而研究结果还表明,“剩余收益零增长”的假设对于拥有核心竞争优势的企业而言过于保守了,因为现实中的确有一些优秀的公司有能力实现剩余收益的持续增长,这也是投资大师巴菲特所谓的拥有“护城河”的公司,因此我们在(周期)保守价值之外还给出(周期)乐观价值,以反映对此类公司的估值。至此,投资者应该明白,如果一家公司的股价远高于价值秤给出的(周期)乐观价值,那么他/她必须有充足的理由确信这是一个拥有强大护城河的卓越公司,否则他/她便极有可能是踏入了一个股价泡沫。

世上没有神奇公式可以确保投资万无一失,价值秤也不例外。价值秤是一个定量分析助手,它的目的在于帮助用户提高效率,通过形象化展示历史数据促使投资者深入思考。然而成功的投资最终离不开对企业的全面深入分析,尤其是定性分析,因此成功的的投资并不能仅仅依赖价值秤。

关于定性分析,价值秤的团队中有国内一流的机器学习与数据挖掘专家,然而我们目前依然没有能力在定性分析上为投资者提供相应的服务,期待未来能够有相关产品面试。在此之前,对企业定性分析和预测的工作仍需投资者自身的努力。

对于习惯使用免费互联网产品的人们而言,这的确是个问题。不过对于价值秤这样一个注定小众的产品而言,传统的免费互联网商业模式并不可行,因此我们的商业模式是为用户提供有价值的产品并因此得到回报。我们为价值秤的数据服务定价是:一只股票一年0.1元。

目前的价值秤仍有许多令人兴奋的功能尚未问世,我们期待价值秤能够在大家的支持下具有内生动力,并不断进步开发出这些对投资者有价值的新功能。

价值秤的技术人员都是国内网络技术领域的顶尖人才,是共同的理念让我们汇聚在价值秤。未来我们希望在用户的支持下能够吸引更多优秀的人才加入价值秤,共同为投资者打造出业界领先的投资工具。

尽管价值秤是一个收费产品,但每个用户都有机会免费使用价值秤的服务,而获取免费机会的方式就是使用自己的专属推荐码(登录个人后台可见)邀请亲朋好友注册并试用我们的服务。

只要您邀请的亲朋好友在注册时输入了您的推荐码,您就将自动获得20颗秤星奖励(2016年12月31日前有效)。秤星可以用于兑换网站的服务,这样就可以免费使用网站了。

我们希望价值秤能够通过口口相传得到普及,能够帮助到更多认可我们理念的普通投资者。

每一天收盘后,价值秤的后台才开始忙碌起来,经过彻夜计算才能将全新结果呈现给最终用户,我们确保每位用户在第二天开盘前都能看到最新、最准确的信息。

用户有时候可能感知不到这一点,因为每个用户可能关注的股票数量有限,因此似乎除了最新股价感觉不到变化,但事实上无论是新财报披露,还是股票增发,抑或是分红配股等等,价值秤都会在第一时间捕获这些信息,并通过计算反映在各项指标当中,这也是真正为投资者着想的具体体现。

网站会根据当天港币和美元汇率将全部B股股价折算成人民币,这样做是为了便于同A股股票进行比较。所有页面中的货币前都用¥或$表明了货币种类,其中$代表港币。

要求回报率是在假定公司盈利能力持续(或者说公司不发生大的变故)情况下,通过将股票最新股价代入到估值模型中,通过金融工程反推出而得到的。

要求回报率越高意味着"市场先生"认为该投资标的的风险越高,或者说"市场先生"认为当前的盈利能力不可持续,未来将会明显转差。以榜单中位居前列的银行股为例,其要求回报率多在10%以上,这意味着市场认为银行股的风险非常高,或者说银行目前良好的盈利能力不可持续。

投资者的主要工作便是去分析市场先生的上述判断是否正确,如果通过严谨而理性的分析,投资者认为市场先生是错的,那么就可以买进这样的股票,并期待未来获得与"要求回报率"一致的回报,从这个意义上讲,要求回报率也是预期回报率的概念。

拼音首字母搜索是许多用户搜索股票的便捷方式,但拼音首字母搜索是一种模糊查询,而中文又有多音字的问题,所以目前在使用价值秤搜索股票时可能出现输入某个拼音而无对应股票的情况。我们建议用户在出现此类情况是采用输入中文股票简称或者直接输入股票代码的方式来进行查询。